“紧密联系汉语学习与学生就业”

联邦政府在可公开访问的My School网站上公布了全澳所有学校的NAPLAN数据,各校获评社区社会教育优势指数(ICSEA)值,从而使“统计上相似”的学校进行比较。然而,根据天主教会教育委员会表示,ICSEA值的计算将文化背景排除在外,意味着一大对学业成绩已知的影响因素被忽视,从而导致相比较的学校并不一定“相似”。

教材是汉语推广的重要载体,其质量直接影响到汉语教育的效果。墨尔本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殷军介绍,汉语推广的主要困难是本土化精品教材较少,需要本地汉语推广同仁通力合作,结合澳大利亚国情和教学大纲,编写出个性化、本土化的教材。“各州的中文教师协会都已经开始了这项工作。”殷军说。

委员会研究了2017及2018年维州488所天主教学校学生的NAPLAN成绩,非英语背景(LBOTE)的学生分为10个不同的文化及语言级别。结果发现,被列为“优势-LBOTE”的学生(如具有中文背景的学生),以及被列作“劣势-LBOTE”的学生(如非洲语言背景学生)存在差异。在来自非洲语言背景的学生中,许多人是受创伤影响的难民子女。即使考虑进其他社会教育因素,两类学生仍有差距。

林金是墨尔本大学孔子学院下属孔子课堂西里士门小学汉语教师,被学生称为“疯狂的金”,因为她上起课来,整个走廊都是她的声音,上课最疯最有活力的是她,要求最严格的也是她。

该委员会代理会长迈尔斯(Jim Miles)在致澳大利亚课程评估及报告管理局(Australian Curriculum, Assessment and Reporting Authority,简称ACARA)的一封信中表示,学生的文化背景未被考虑在内,这致使My School网站上许多学校的比对存在误导性。

“高考”无疑为汉语学习增添了动力。激发并保持学生学习汉语的兴趣是汉语教育的重任之一。徐慧和同事们发现,绝大部分学了多年汉语的学生,毕业后从事的工作与汉语无关,几年之后汉语水平就降低甚至淡忘了。“应多考虑如何将汉语学习与学生的就业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徐慧说。维州中文教师协会的张博则建议,结合文化传播推广汉语,“从文化入手,让澳大利亚学生爱上中华文化,继而培养他们学习汉语的兴趣”。

据澳洲新快网援引《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近日,澳大利亚针对逾12万名学生的NAPLAN的开创性研究分析发现,学生们平均分数的巨大差异与他们特定的文化背景及在家所说语言有关,远大于社会经济因素的影响。

好教师是提升汉语教学质量的关键。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的中文教师协会致力于汉语教师的教学能力和学生汉语水平提升、中国语言与文化传播,还负责编写相关汉语教材,目前有200多名会员。现任会长、斯科奇中学汉语部主任徐继兴,2015年荣获国际杰出教师奖,是6名澳大利亚获奖者之一。维州中文教师协会和澳大利亚高校中文教师学会是维州地区骨干汉语教师队伍,后者主要致力于高校汉语教学和学术交流,现有成员30余人。

调查发现,相比在家说英文的学生,据称具有中文、日语、韩语背景的学生的数学考试平均成绩高出多达65分。而据称有原住民、非洲或波利尼亚语言背景的学生,平均分则要低40分之多。

《中国教育报》2020年01月08日第3版

拉顿研究院(Grattan Institute)的学校教育项目责任人戈斯(Peter Goss)称,他对于分析发现LBOTE学生的NAPLAN成绩存在差异,并不感到意外。“平均而言,移民学生在校确实表现很好,澳大利亚应当为之欢欣鼓舞。但在某些移民群体做得不太好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找出更好的方式来予以支持。”

林金从未去过中国,特别喜欢与从中国来的老师聊天,她对中国的发展速度感到惊喜,并充满了好奇。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紧密联系汉语学习与学生就业”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