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内地孕妈提前踩校 香港顶级名校学位卷飙至600万

在近年内地的工作当中,益校长也深感越来越多的内地家长在子女的教育上呈现焦虑状态。“我们经常会在招生会上看到孕妈,还怀着身孕,就已经开始打听国际学校了。这就是一种盲目,因为她们并不知道若干年后教育会发生什么变化。”从教育人士的角度来看,益校长认为这样急切地“部署”孩子未来教育大计大可不必。他认为中国的家长看似对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视,但他们重视的也许更多的是名校情结,人云亦云,他们追求名校,对教育的目的、功利性极强,因此往往有一种一窝蜂的行为,期望值不切实际。(环球网报道 记者潘灵秀)

也因此,很多香港家长认为,小孩进入这些国际学校,将来升学进入海外教育体系的机会更大,而且适应能力会更强。

让孩子“赢在起跑线”已经基本成为现代家长的共识,然而“起跑线”是小学?幼儿园?还是胎教?近日,一位香港妈妈的一句“赢在子宫里”及“赢在射精前”,再度刷新了人们的认知。

国际学校功课量极少,特别是在小学阶段,每天平均只有一两项功课,空余时间鼓励孩子阅读和游玩。曾有小孩在国际学校的家长自嘲地说,小孩在里面学到了四年级,连简单的数学也不会,玩得好嗨,一学期下来,问小孩学到了什么,居然一点也想不出来。正因为作业少,不少熬不过传统学校排山倒海的功课量的家长,希望把小孩转到国际学校去。到了高年级的时候,国际学校会更偏重专题研习,培养小孩长时间主动找资料、独立分析和思考,独立撰写报告的能力。

香港不少老牌名校都是从幼儿园直接升级小学、中学。进入一所好的幼儿园,就意味着名校之路的开始,因此香港的教育竞争早早地从幼儿园学位争夺战便开始烧起。1、2岁的小儿就要争抢着上K1之前的托儿所和游戏班,并为顺利通过幼儿园面试而接受各类培训。

通常我们说的激烈的竞争,主要就产生在第一轮和第二轮。

北京汇佳私立学校中学部校长益孟德1987年赴美求学,曾担任全美蓝带名校旧金山罗威尔高中副校长。2000-2002年期间益孟德服务于香港一所顶尖国际学校,任小学职副校长。他对香港教育的“走火入魔”早有领教。在他看来,节目中港妈“一月大B”的言论实在荒唐可笑。“在国外,这就是歧视。一个真的好学校,即使幼儿园,也有其独特的好的测试挑选学生的办法。”然而“一月大B”的说法在屯门的港妈当中却仍然颇有市场,并不断被传授、实践着。

当然,还有更赤裸裸的金钱压力。国际学校学费小学每月最便宜的也要近万元,最昂贵的超过10万元。除了学费,不少国际学校还要求家长购买学校债券、提名债、本金券等,名目繁多,债券动则几十万元,而本金券及提名债等,金额则从20万至上千万不等。名义上来说,是用作发展学校、兴建校舍等用途。有些学校规定入学就必须购买,有些则提出只有购买者才会享有优先取录权。

益校长认为总的看来,香港内地优质教育资源的匮缺是一种相对普遍的现象,如果政府对教育的投资能有比较大的提高,那么也许会少出现一些类似的情况。

这些券大部分是不获利息的,有些甚至不还本,但是允许购买人在持有年限期满后(通常持有期最少1年)或提名学生退学几个月后,将证券转让给第三者。校方另外规定,如果因为转让证券获得了利润,需要由原持有人及学校的教育基金均分。

6月20日香港TVB一档真人秀节目《没有起跑线?》首播,节目追访了4个家庭,其中怀着二胎的孕妈Irene称,当初并未对大宝的学习特别关照,但是等到大宝参加幼儿班面试,才惊觉儿子已输在“起跑线”。有了大宝的经验在前,Irene在生二宝前就为其报读幼儿园筹谋,决定“早一点让女儿适应竞争心态”,发誓自己的二宝要“赢在子宫里”。

这两天,上海某民办小学面试家长的奇葩考题刷爆了朋友圈。有金融学博士撰文随了一篇,说自己都做不出那些面试题。我也凑热闹去看了一下题目,结果就没有结果了——真佩服那个金融学博士,至少他不怕说自己是博士毕业。

她又说,屯门有著名的幼儿园一年只收10名1月份出生的学生,所以屯门的母亲有一句精句叫“赢在射精前”,要自己的孩子入读好的大学,便要从排期生育开始准备。

但不少家长仍然认为传统教学还是有其作用,因此对于进入国际学校还是有保留。特别是有一些家长,担心小孩被长期“放羊”,无法收心读书——应该说这种可能性不小。

除此之外,部分香港顶级学校还流行购买“debenture”。debenture类似于学位券,在2000年时购买全港顶尖国际学校的学位券需要花费200万港币。而现在要想要进入一所好学校比较十多年前又增加不少难度。据了解某个新办的优质国际学校学位券已经涨到了5、600万,并且还对买卖附加了诸多限制,即便如此仍然一位难求。而国际大企业在进入香港时必然会为公司的高级雇员购买若干张学位卷。

在香港,我发现家长们忧虑的,不仅仅是优质教育的稀缺性,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考验家长们对于自身家庭阶层、孩子未来发展方向以及对于教育理念的纠结。这一点和内地家长很不同。因为香港的学校是多层次的,有很多独特的地方,家长们必须仔细研究自家小孩的特点,才能做出更符合自己的“名校”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中产爸爸妈妈有另一层担忧。一位香港妈妈说,自己纵然能负担得起国际学校的高昂学费和各种活动费用,但离那些富豪家庭水平仍然相距甚远,因此不敢给小孩报这类学校,原因是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因为家庭不够富裕,与同学攀比时变得自卑,或是变得更功利,有这种心态的香港家长为数不少。

财务压力

那么,香港家长在幼升小过程中,究竟有什么不同的压力?以我自己的有限体会来看,“魔都”家长面对的可能只是面试和试卷上的难题;而香港家长在“幼升小”问题上,往往需要面对的是路线选择、激烈的面试竞争以及沉重的财务能力负担三重大山。

香港的直资学校大部分是小学中学一条龙,所以小孩进了直资小学,基本上未来读中学时不存在再次拼搏的问题,“小升初”的压力几乎没有。

在香港,相对来说,这类学校普遍素质都不错,学费也相对国际学校便宜很多,基本上没有每月学费超过1万元的,有的更便宜到只需要3000多元,但也因此而令竞争相当激烈。

香港公立学校数量之多,几乎使得“升学难”这个命题在香港几乎不成立。过去几年,还不时有学校因招生不足而被“杀校”的报道。

估计“魔都”的父母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有所安慰。毕竟能靠智商和考试解决的问题,比起靠运气和财力解决的问题,难度要小得多。

客观来说,如果目标只是有个不错的学校读书即可,那么香港幼升小的形势真的不像内地那么严峻。香港其实教学质量普遍不错,而且即便进了一个不太满意的学校,想转学或是插班,甚至跨区转校,选择机会也比在内地要多得多,在流程上并没有太多麻烦。但如果家长的长远目标是美国常青藤学校,那么可能就会对小学择校比较纠结,毕竟,“赢在起跑线”理念已经深入某些人的骨髓了。

图片 1图片 2

什么是路线选择?

又比如不少传统直资名校是女校或是男校,一些香港家长也会有顾虑,认为在单一性别的学校里,有可能会对小孩产生负面的影响;对于官立学校,虽然也有不少名校,但也有家长不希望小孩变成考试机器,或是过多受政府机构决策的影响。

毫无疑问,每个父母都希望把最好的教育留给下一代,但什么是“最好的教育”,却是大家各有不同的理解。香港学校分为三种:

对于抱着“学得怎样全看孩子天生是不是那块料”心理的家长来说,报读学费全免的公立学校怎么都在理。

在幼升小阶段,香港家长们首先得对上面三类学校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和教学成果进行分析,然后看看希望自己的小孩进入哪一个体系。通常来说,从国际学校转往直资或是官立学校会困难很多,因为后两者的课业较多,会更偏重考试;而从直资或是官立转学去国际学校会容易一些。

应该说,香港私立学校/直资学校的各式特色,给了众家长不同的教学套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减少了从众心理带来的纠结和挣扎,这是好的一方面;但另一方面,让家长在“幼升小”阶段就要替小孩做出一个可能影响深远的决定,对很多家长来说,在心理上是有所担忧的。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焦虑:内地孕妈提前踩校 香港顶级名校学位卷飙至600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