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暑假骑自行车横跨北美

(原标题:中国留学生暑假骑自行车横跨北美,喜欢一路骑行的平实感觉)

人民网华盛顿9月4日电(记者吴乐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中国留学生陈建宇近日完成了50天骑自行车穿越美国的行程,21岁的他创下单人骑行穿越美洲大陆最年轻的华人纪录。
广东江门就读高中期间,陈建宇在学校内组建了规范的骑单车爱好者俱乐部,来到美国留学后,每天骑自行车上学,骑车穿越美国一直是他的一个梦想。今年暑假开始后,陈建宇从洛杉矶出发,每天骑行大概60英里左右,抵达到波士顿,完成了穿越美洲大陆的全程。旅途中,陈建宇遇到不少困难,例如出发后单车轮胎频繁的漏气成为最大的困扰,在路途上找不到维修的店家时,就打一次气骑一段、如此循环直到找到维修的地方,也遇到过免费维修并赠与配件的热心店家。直到在行程三分之一处,换上了自动补漏轮胎后,才解决了这个困扰。
此外,路上还有不少有趣的经历也让陈建宇难忘,凌晨3点就被廉价汽车旅馆床上的十几只臭虫咬醒的经历;也曾在高速路上被五辆警车截停、并被警察安慰并护送到安全路段;也有在芝加哥遇到骑车陪同游览、拍摄照片、提供下一站行程建议的热心朋友。
谈及此行的感受,陈建宇表示,路途中许多事情和问题让他感悟到,“任何困难、可以等一下、交给时间来解决”,“做事有计划非常重要”。
出生在东莞、从江门高中毕业后来美留学、在两年的社区大学毕业后、今年被全美录取率最低的著名学府-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录取就读亚洲研究专业的陈建宇,8月31日完成50天的骑自行车穿越美国的行程。今年2月刚满21岁的陈建宇,写下单人骑行穿越美洲大陆最年青的华人纪录。

中国留学生陈建宇利用暑假骑着自行车横跨北美,完成了一项壮举,受到朋友、同学们的称赞。可对陈建宇来说,与那些豪言壮语或赞誉之词相比,他更喜欢那一路骑行的平实感觉。

在江门就读高中期间,陈建宇在学校内组建了规范的骑单车爱好者俱乐部,来到美国留学后,每天骑自行车上学,骑车穿越美国一直是他的一个梦想。今年初,陈建宇就开始规划寻找朋友、在暑假期间一起骑车穿越美洲大陆。陈建宇也联络到了有骑车穿越美国经历的费宣和连润雄,他们对于陈建宇的骑行计划提出了许多建议。但是家人和亲友都希望他能找到一起参与的同伴。

8月31日完成了50天独自骑行穿越美国东西两岸行程陈建宇,被誉为单人骑行穿越美洲大陆最年青的华人。陈建宇受访时说,他并不想让自己的这一经历成为媒体上的“鸡汤”,他更想与大家分享的是,这50天的骑行经历让他变得更加成熟,更能领会遇事不悲不喜,作人要脚踏实地的道理。

暑假开始后,但一直没有找到可以一起骑行的伙伴,他于是决定先开始一个短距离的骑行,到圣地亚哥为止。谁知道到了圣地亚哥之后,感觉骑行的难度比想象中的要小,随即就决定一路骑到波士顿,完成穿越美洲大陆的全程。

4日是陈建宇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入学的第一天,中午从教室走出来还是有点懵:肚子饿了却找不到饭堂。这让他多少显出些慌乱,因为无论走到哪里,21岁的陈建宇总是把吃饱肚子作为头等大事,在暑期约4000英里的骑行过程中他也始终奉行着这一原则。

陈建宇表示,出发后单车轮胎频繁的漏气成为最大的困扰,在路途上找不到维修的店家时,就打一次气骑一段、如此循环直到找到维修的地方,也遇到过免费维修并赠与配件的热心店家。直到在行程三分之一处,换上了两百美金的自动补漏轮胎后,才解决了这个困扰。

图片 1

陈建宇每天骑行大概60英里左右,早上8点多钟出发、6点钟找住宿的地方过夜。也有为了赶到预定的住宿或吃饭的地方、晚上九点钟还在路上的情形。中午的时候都会休整一下,既补充体力,也可以避开中午时分直射的阳光。中午落脚处主要是沿途为大货车司机提供饮食、休息的服务站。一路上住宿或者是汽车旅馆、或者是家庭住宿。

独自骑车横越美国的陈建宇。(图片由陈建宇提供)

路途中曾经有三点钟就被廉价汽车旅馆床上的十几只臭虫咬醒的经历;也有在高速路上被五辆警车截停、并被警察安慰并护送到安全路段的经过;既有被家庭旅馆以厕所装厕纸的挂件松了、被漫天要价五百美元的经历;也有在芝加哥遇到骑车陪同游览、拍摄照片、提供下一站行程建议的热心朋友。

在骑车跨越美洲大陆期间,陈建宇一般早上8时左右出发,傍晚6时左右找到住宿的地方,日行约60英里。可他也常常遭遇“不测事件”,如一次在纽约州的一家小宾馆下榻时,不料凌晨3时被十几只臭虫(Bedbug)咬醒,无奈之下凌晨3时就被迫上路了。当然,在黑夜里赶路也是常有的事,一次他在亚利桑那州Winslow市附近的I-40公路上爆胎,晚上8时已过,可陈建宇还一人蹲在路肩上修补轮胎,高速公路上的车流从他身边呼啸着疾驶而过,现在想起来他还有点后怕。

陈建宇说,单人骑行的过程中,他总结有一条:就是遇到有卖食物的地方、不能挑剔,一定要立即进餐,因为下一个可以提供饮食的地方有可能非常远。他同时也表示,一直看到有朋友吐槽导航的问题,但是他这次的行程中,导航的准确度已经有了提高。

陈建宇说,开始三分之一的路程他常常会遇到轮胎漏气的问题,直到后来换上了昂贵的自动补漏轮胎这一问题才得以解决。在没有找到这种价值200元的轮胎前,他常常会在轮胎漏气后,下车打一次气然后上车骑行一段路,一直坚持到找到能够维修轮胎的地点为止。有时轮胎破得不能打气了,他干脆硬骑着瘪了轮胎的车向前走,一小时只能骑行八、九英里。

“完成整个行程,真的没有感觉怎么样!”,9月3日从波士顿飞回洛杉矶准备参加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新生会的陈建宇表示,最大的收获是获得了许多感悟,

陈建宇并不惧怕在荒无人烟的环境下走夜路,这与他幼时的生长环境有关。陈建宇从小就协助父母务农,打理果园、种菜,样样都做。父母工作的果园在江门市址山镇,在被工业化之前,址山镇周围方圆5华里路没有人烟,而当时他与小伙伴们最喜欢玩的即是在果园中“探险”,当时让小朋友们最有成就感的,莫过于在迷宫一样的果园中“绘制”出自己的路线图。陈建宇记得,那果园附近还有两个老式砖石结构的坟场,晚上经过那里还常能见到“鬼火”。

每天晚上独自一人时,他有许多阅读和思考的时间。旅程的许多事情和问题让他感悟到,“任何困难、可以等一下、交给时间来解决”;“做事有计划非常重要”:“事实证明,有些道听途说的,大几率是不正确的,想知道真相,还需要亲自去看一看。路过小镇Clinton 时,听人说这个地区很不友好,而且没有酒店,就劝我别来了。结果经过时发现,小镇很漂亮,还有人免费送水,总之对这个小镇好感度爆棚,Clinton成为心目中美国小镇的样子”。

在骑行的过程中,陈建宇在公路见到的各种被车辆撞死的动物尸体往往比他能看到的人多,可他并未感到寂寞,因为一路上他一直用自行车上架着的手机与国内的父母及中美两地的朋友、同学联络,或者是边骑行边享受自己喜欢的音乐。有时实在无聊了,就向道边的牛、马,甚至还有驴挥挥手,与它们打打招呼。

经过这次旅程的沉淀,陈建宇有与年龄不符的淡定,待人亲切、朴实的他也提及到他的父母、父母的经历对他的成长有很深的影响。陈建宇开心地表示,在东莞一个小镇上成长起来的父亲和母亲,一方面对他单人骑行很担心,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为他的大胆冒险感到兴奋。

图片 2

陈建宇在江门就读高中时,因为江门市与河滨县(RIVERSIDE)有友好城市关系,所以在学校有机会接触到来自河滨县的交换学生,高中毕业后就来到河滨县社区大学(RCC)读书,读书期间,发起并创立了河滨社区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RCC-CSSA),课余时间参加当地的自行车比赛、马拉松比赛等。今年被UCLA录取。陈建宇建议、就读社区大学的留学生在保持好成绩的同时、参与各项运动、社区和社团活动对于申请转学有很多的助益。(AACYF洛杉矶讯)

陈建宇在横越美国的路途中与友人合影。(图片由陈建宇提供)

图片 3

陈建宇说,从洛杉矶圣塔莫尼卡栈桥上的66号公路牌下出发,向芝加哥骑行,他曾有强烈的“穿越感”:从繁华的都市经过人烟稀少的大漠,逐步进入了被“固化”在66号公路上的上世纪早期美国文化时代。当他从波士顿,即他此次骑行的终点站乘坐飞机飞回洛杉矶时,陈建宇才重新又有了返回现实世界的感觉。

  陈建宇从美国西海岸圣塔莫尼卡66号公路终点出发

陈建宇自幼喜欢骑自行车,后来在广东江门读高中时,即在校内组建了规范的骑车爱好者俱乐部。来美留学后,他每天骑自行车上学,骑车穿越美国一直是他的梦想。高中毕业后,陈建宇即来到南加州河滨县社区大学(RCC)读书,期间创立了河滨社区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RCC-CSSA),课余时间参加当地的自行车比赛、马拉松比赛等,为今年暑假的50天横跨美洲大陆骑行奠定了体能基础。(完)

图片 4

  陈建宇从美国西海岸圣塔莫尼卡66号公路终点出发一路东行到波士顿

图片 5图片 6

  沿途遇到来自中国自驾汽车穿越美国的一家人

图片 7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留学生暑假骑自行车横跨北美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