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好的儿童职业教育是怎样的?全局观的课程设计

“您要来一杯果汁吗?现榨的,绝对没有添加剂。”一位“摊主”迎着来往的“顾客”主动介绍。近日,北京市经济管理学校高二学生进行了一次全员参与的创业活动,体验职场的能力素质要求。

编者按:我们大部分人对于职业教育的印象也只停留在“玩乐性质”的体验活动中。真正的儿童职业教育应该是怎样的呢?本期我们邀请了芬兰职业教育项目 Me & My City 中国区项目总监宁文郡来为我们详细解读:儿童职业教育不仅仅是玩乐和技能的获得。

该校校长陈建南告诉记者,为了使职业教育满足企业人才需求,在传统职业教育注重技能训练的基础上,提升学生职业意识,实现学生与企业之间的有效对接和融合,自2017年以来,学校为学生开设了职业素养课程。

谈到职业教育,也许我们脑海中浮现的画面都是技工握着扳手修理机器,或是厨师戴着帽子在揉面团。

据介绍,该校的职业素养课程转变传统教学方式,采用“体验式”教学法,以准职业人的身份重新定位学生,通过课堂学习和线下活动,帮助学生提升自我认知、企业认知和社会认知,从而使学生的职业核心素养能够内固化为思想、外体现为行为,真正成为专业技能与职业素养并重的复合型人才。

那谈到儿童职业教育,又是怎样的画面呢?

活动当天,中午一下课,学生们就开始张罗着搬桌椅、挂海报、准备商品。一共74个“摊位”,每个“摊位”前都张挂了策划方案、产品海报、团队海报和“营业执照”。平面设计专业学生冯艳说:“这些都是团队经过近两周的准备,反复讨论设计而成的。”记者注意到,每组学生都用思维导图的方式设定了销售目标、策略以及现场应急预案等。

这几年,儿童职业体验场馆如雨后春笋般在国内落成,例如蓝天城、比如世界或是星期八小镇。在这些地方,孩子一般都是由老师带着做手工,或是穿上制服,在实景场馆中短暂地体验职业的内容和乐趣,例如让孩子扮演消防员去救火,或者扮演快递员送外卖。这就是目前国内儿童职业教育留给大家的印象:偏幼龄化、单纯的仅供孩子体验的场所。

在现场,“顾客”中除了师生、家长外,还有学校邀请的教育行政部门、教育科研部门、所在社区和企事业单位相关人士。他们除了可以买东西外,还要兼任评委,对74个“摊位”进行评比。“葫芦是什么寓意?你得能说得出来,好东西也需要推销出去,坐等顾客上门可不行。”在一个售卖手工制作葫芦的“摊位”前,一位挑剔的“顾客”买完东西不忘指导,而“摊主”频频点头,表示接受。

童行公众号之前也发过一篇关于芬兰职业教育的文章(《我们一生都缺失的能力,芬兰初中就开始教了》)。芬兰的儿童职业教育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

在活动中,学生初步感受到市场的考验。“过去,学生大多从自己的好恶出发考虑问题,通过实践发现这样行不通。感知职场规则、体验经营成败,培养学生的服务意识和创业意识,正是这次活动要达到的目的。”该校职业素养课程团队负责人、德育文体部主任汪艺说。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有幸接触到芬兰小学阶段创业教育领域。在与芬兰Me & My City 项目教学专家开展合作的过程中,对儿童职业课程的理念和设计有了全新的认识。

《中国教育报》2019年06月27日第3版

Me & My City项目,是针对芬兰六年级小学生的创业教育/企业家精神(enterpreneurship)课程,芬兰国家教育部从2010年开始运行,覆盖了芬兰80%的小学学生群体。在芬兰国家教育部、企业联合会、及各大基金会的通力合作下,Me & My City项目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2016年Me & My City 项目获得了WISE世界教育创新奖。

图片 1

通过瓦萨大学经济学家的评估报告可以看出,在芬兰过去9年的课程开展中,Me & My City项目不仅帮助芬兰小学生在理财能力方面有了显着的提高,除此之外,在与人合作、提升自信、增加目标感方面,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Me & My City项目2018年进入中国,我们走进了北京的小学,经过了几轮的课程测试,计划于今年7月1日在北京建立第一个课程体验中心——少年行Towork小学职业能力培养课程。在这里,我想通过介绍这个项目,和大家分享一下芬兰儿童职业教育的发展,这个项目在中国进展如何,我们中国的孩子在项目中的表现是怎样的?

一、芬兰职业教育:更注重软技能的培养

大约30年前,创业教育就已成为芬兰基础教育和高中教育的一部分,归属于社会学学科。从20世纪90年代起,创业教育被归为基础教育和高中教育中跨学科主题教学的范畴。

根据最近修订的芬兰基础课程标准的要求,从2016年起,创业教育成为小学阶段4至6年级必修课程,每周固定开设2个小时。而此前仅在7-9年级学生有每周3个小时的此类课程,普通高中有38个小时的经济学必修课。

为了应对当今瞬息万变的世界,芬兰基础教育新课标中涵盖了7种与各学科相关的横贯能力,其中,“职业能力与创业教育”作为必须掌握的能力,课程开设具备以下培养目标:

  1. 熟悉当地商业、工业和关键领域特色;

  2. 了解职场,积累工作经验,与校外各方合作;

3. 针对职场和合作中必备的有关行为方式进行实践,理解语言和沟通技巧的重要性;

  1. 了解团队协作、项目配合与社交;

5. 在学校的引导下,进行小组作业与合作的实践,平衡他人与自己的想法,担负与年龄相符的社会责任;

  1. 在他人的支持下,自信面对突发状况;

7. 在学校的引导下,了解校内外的不同职业,基本理解各种不同职业和工作对社会的重要性,特别是对日常生活和家庭生计的重要性;

  1. 作为学业的一部分,学生要了解项目执行、小组作业、与校外各方开展合作;

  2. 在他人的鼓励下,坚韧不拔地完成任务,珍惜工作的过程及结果;

  3. 有机会了解预测工作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学会面对失败和处理沮丧情绪。

图片 2

从以上教学目标可以看出,芬兰在小学阶段的职业教育,学生不仅要了解各种职业和这些职业所需要的基础技能,而且需要明白:要完成这些工作,还需要具备的相关的软技能,比如团队合作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随机应变的能力、完成项目所需要的意志力、抗挫折能力等。这些能力的培养也会在精心设计的职业教育课程中得以完成。

这引发了我的思考,职业教育无法脱离社会土壤,也需要和社会紧密结合。对比国内目前儿童职业领域只针对职业技能培养来看,芬兰的儿童职业教育更偏重全人教育,不仅是职业技能,更多是职业软技能,而这种软技能的培养是需要早早开始的。

二、全局观的课程设计

那芬兰儿童职业教育具体是如何设计的呢?

课程设计之初,项目组专家们通过调查发现,大多数的孩子不了解父母的职业,对于即将走入的职场会显示出心里恐惧;除此之外,电子支付逐渐普及,小学生利用父母的手机贷款购物的现象逐渐上升;专家也发现,孩子对于循环经济的概念很模糊,有些孩子不知道钱从哪里来。

在此背景下,经济、社会、职业、创业被确定为Me & My City 课程的总体教学主题。

之所以叫Me & My City ,我与城市课程,是因为,不论是创业还是就业,都脱离不了城市这个大系统,社会、经济也是创业和职业教育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以下这个例子也许能帮助你更好的理解这四个方面是如何在创业的过程中共同发挥作用的。

如果学生作为一位超市店长,她的工作将会是怎样的呢?

一大早,店长开始了忙碌的准备工作。

首先,要为创立一家店筹集资金,他需要去银行办理贷款,有了钱后为自己的员工发工资,再去电力局买电,去电信公司为自己的新店申请网络。

然后,店长要主持第一次早会,与员工一起确立公司规则,熟悉货品,了解使用收银系统。开张营业啦,店长要作为代表向城市市民们介绍自己的商品和服务,招揽更多的顾客来消费。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真正好的儿童职业教育是怎样的?全局观的课程设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