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谢绝儿童并非上策

从推动公共文化资源共享的角度看,大学城图书馆立足于特色,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未必没有办法,简单地一拒了之,不是上策

暑假到了,走出校园的孩子们瞬间电力满格。科技馆、美术馆、图书馆等文化场馆内随处可见孩子们的身影,而“熊孩子”奔跑嬉闹的情景也随之出现。7月5日,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在微信公众号“深圳大学城图书馆”上发表声明,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此后的16天内,该馆将此公告发布十遍,提醒读者注意遵守该规定。

近日,不少住在大学城周边的市民注意到,深圳大学城图书馆从7月9日起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有市民认为此举有失妥当,作为公共图书馆,应该面向全社会开放。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大学城图书馆的主要职能为科技创新与情报研究,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是为了给馆内读者营造更好的学习环境(7月31日《南方都市报》)。

图片 1

大学城图书馆没有儿童阅览室,没有适合儿童阅读的图书,因此“不适合儿童阅读”的确可以成为谢绝儿童入馆的理由,毕竟大学生图书馆面对的是大学生群体,存在服务上的差别。不过,反过来讲,从推动公共文化资源共享的角度看,大学城图书馆立足于特色,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未必没有办法,简单地一拒了之,不是上策。比如科技是其特色,在科普与科技讲座上做点文章,应该会受到孩子们欢迎。

拒绝儿童是图书馆的无奈之举

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谢绝儿童入馆,或许还有一个情非得已或者不愿意说的理由:孩子们把图书馆当成游乐园,太闹腾,影响和干扰了馆内的正常秩序,打心里不愿意向儿童开放。而这还是似曾相识的普遍现象,每到节假日很多图书馆都成了孩子的乐园,这些图书馆往往不胜其扰。孩子不听劝阻追逐嬉闹,是孩子活泼好动的性格表现,可以理解为孩子的自控能力差。但根源在于孩子的公共文明意识匮乏,对图书馆特殊场所缺少神圣感,不懂得约束和控制自己的言行。

谢绝儿童进入图书馆的管理规定并非深圳大学城图书馆一家独有。据重庆广电消息,7月12日,重庆图书馆自修室禁止14岁以下的儿童入内;早在2013年,郑州图书馆新馆试运行期间,就因不堪孩子们的骚扰,谢绝14岁以下儿童入馆。深圳大学城图书馆的声明道出了图书馆拒绝儿童入内的诸多原因:读者对象为成年人,未提供少儿服务;所有阅览设施未考虑到儿童的特殊需求,儿童在馆内活动存在很大安全隐患;未配置少儿读物,无法满足入馆儿童阅览需求;儿童在馆内的跑动喧闹给其他读者的学习造成严重干扰,无法保证阅览秩序的正常。

这样的问题存在了多年,每到暑期媒体上都有类似的报道,这说明儿童的文明素养没有得到很大的提升。孩子们的表现是一面镜子,照射出家庭教育的缺失。很多孩子在图书馆里撒野,父母却还在旁边笑,不少家长不仅不配合图书馆的管理,而且还很生气地批评工作人员。家长成了坏榜样,从中可以窥见孩子文明素质相关教育的集体不作为。

读者对该举意见分化、弹赞参半

儿童虽无知,但有可塑性,学会控制言行、在公共场合不喧哗与嬉闹,是儿童从幼儿园开始就该普及的常识和培养的品性;学会尊重他人,礼貌待人,爱惜物品,是父母从孩子很小时就应灌输的理念。当教育从幼儿园开始就忙于教孩子加减乘除之时,被遗忘的文明教育,难道需要让图书馆沦为文明教育的“第二课堂”,苦口婆心地恶补?被陋习逼停的图书馆,首先是公民文明素养教育的尴尬。文明素质从娃娃抓起不是一句空话,在教育的版图中,该给文明留出一席之地。

该规定一经发出,近半读者拍手称快,为此举点赞。很多人在深圳大学城图书馆微信公众号评论中反馈:周末不敢去图书馆,小孩子太吵闹;有些孩子占用电脑打游戏,耽误读者查阅书籍;有小孩子在图书馆奔跑嬉戏,家长不加阻止,扰乱图书馆秩序等。同时,也有部分读者表示忧虑:这样一刀切是否合适?该规定对于带小孩的家长是否人性化?等等,热心读者还为深圳大学城图书馆提供了非常多的建议。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图书馆谢绝儿童并非上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