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危机其实是个伪命题

当了多年的小学教师,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我发现男孩与女孩的成长、发育、成熟是有差异的。大多数男生淘气、调皮,难教育、难管理,平时的学习态度也不如女生认真踏实,各类竞赛活动名列前茅十有八九为女孩,所以我在潜意识中,更希望班级的女孩能多一些,这样我的工作会轻松许多。

  男孩危机是个伪命题

现在看了《拯救男孩》一书后,又让我耳目一新,印象深刻。该书以独特的视角论述了男孩成长中的问题,深刻详尽的揭示了男孩成长与教育的四大危机:学业危机、心理危机、体质危机、社会危机,并尖锐地指出:应试教育是男孩成长危机中最为凶猛的杀手。书中强调:教育应尊重男孩的性别差异、父亲对男孩教育的影响、捍卫童年还是摧残童年以及男孩怎样承担压力和责任等等,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男孩教育的必读作品。

由此可见,在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名牌大学尤其是理工科名校,绝对是男生的天下,而现在总趋势是,男女生“平分秋色”,这是社会进步、教育公平的结果,也是社会变化发展的总体趋势。

另外,文章还指出:男孩危机,家庭教育缺乏难辞其咎。因为许多父母放弃自己的责任,把教育孩子的任务托付给工厂化的学校教育体系。而父爱的缺失和母亲的溺爱,不单在孩子心中留下空洞,而且给男孩成长的路上投射下阴影,让男孩永远长不大。近几年盛行的选秀文化、中性化文化,以及某些性别理论和性别哲学的误读,都使男孩性格的形成和气质的塑造深受其害。超女的阳刚,好男的阴柔,影视当中奶油小生的吃香,中性化风潮大行其道,男孩的追求能不受其左右?于是,该书作者强力呼吁拯救男孩刻不容缓、当务之急。了解男孩,发现男孩,尊重男孩的性别差异,不能不说是拯救男孩的前提。从小培养五个极端重要的男子汉品质,责任心是基石,智商、体商、情商和逆商像4支利箭直指男孩的四大危机。改变对男孩的态度、充分发挥父亲的作用和把男孩教育和运动教育紧密结合起来,不失于拯救男孩的有效教育方法。

金沙js55,徐安琪总结道,“中国男孩危机”并非是一个振聋发聩的警言,而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伪命题。我们不能只看到城市女孩在学业上的进步和优势,而忽略了她们同样是应试教育和性别角色刻板化的受害者,尤其在我们这个重男轻女的国度,大量农村女孩因家庭贫困或无继嗣、养老价值而被迫辍学,不能获得与男孩一样的升学机会,有的在吃、穿、用等方面的待遇都不如男孩,小小年纪还要帮助父母照顾弟妹、料理家务,女孩在越高层次教育中的落后和毕业后在择业和就业上普遍受性别歧视的现状更需要引起关注和改善。而出生人口性别比的畸高,更表明女孩在娘胎孕育中或出生后就被大量扼杀,她们的生命权、人身安全(比如女孩受性侵犯的恶性事件时有报道)受到更多的威胁、摧残,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毋庸置疑。

文中就男孩的特点做了深入地分析,给了一些教育的方法指导,我觉得很受用。其中还有些章节,观点也非常独到,如:实践体验不足,男孩优势遭到忽视、敌视;父教缺失,对男孩具有破坏性的的影响;母亲如何做才能养育真正的男子汉;改变评价机制,挖掘男孩的优点;晚入学一年,送给男孩的最好礼物等等。在讲述这些观点的时候,作者旁征博引,引用古今中外的许多名人名家探索和实验的结果来说明问题,给人丰富的知识信息。

2009年几所名牌大学在上海的录取情况分别是,复旦大学录取男生422人,女生488人;上海交大录取男生632人,女生407人;清华大学录取男生48人,女生32人;北大录取男生29人,女生36人。

是阿,我过去总是带着有色的眼镜看待男孩,却没有从心理、发育的角度去关注这个问题,现在我明白只有父母、老师做对了,孩子才会优秀。一本好书,总是会给人许多观念启示和方法借鉴。但愿在这本书籍的指导下,我能与孩子一起努力,多给些阳光,让男孩们变得更加灿烂! (武汉市硚口区红旗村小学 宋瑛)

“实际上,女生进入高校比例的上升,在很大程度上是计划生育国策全面推行的延伸。独生子女的日渐普及,使女孩的价值有所提升,家长对男女孩抱有同样的期望;在抚养、教育方面提供同等的资源和支持;女孩和男孩一样承载着继嗣、养老、带给父母欢乐和成就感、实现父母未竟愿望和激励父母自身成长的功效;家庭中的重男轻女减弱,女孩的自尊、自信随着自我价值和责任、压力的提升而不断强化,力争学业成功成为她们及其家庭的主要奋斗目标。”

“女孩子的所有优势,在大学生毕业的时候,几乎‘丧失殆尽’。用人单位或者明显或者含糊,表现出重男轻女的倾向。其中, 除了对于女性需要经历生育、哺乳等事情外,往往体现出男性价值观支配下社会对于女孩子的总体认识与评价。所以,我说,需要拯救的不仅是男孩,女孩子同样需要拯救。”

其他学者的研究也部分印证了徐安琪的说法。

其次,国外的“父亲缺失”的概念并非我们一些专家所认为的,是因为父亲工作压力大而参与子女教育少,而是指因父母分居、离婚或父亲死亡等形成的单亲家庭子女缺少父教、父爱的现象。包括一些专家反复引用的所谓“美国60%的强奸犯、72%的少年凶杀犯、70%的长期服役犯”来自父亲缺失家庭,实际上是无父单亲家庭(其中监护人为未婚母亲的占相当比例),而并非父亲参与教养少的家庭。

“专家提出的拯救男孩、造就新时代男子汉所要培育的责任、智商、体商、情商和逆商,不同样是培育女孩所必需的吗?责任、智慧、体能、情商和韧性难道不同样是女孩的特质吗?”

正如不少研究报告了青少年中具有焦虑、抑郁症状以及自杀意念和行为的女性更多,但也不能由此得出女孩的心理和社会适应不良的结论。“况且,青少年的不良适应与应试教育之间并非是简单的因果关系,难道女孩是受到应试教育的恩惠、发挥了所谓的‘死记硬背的特长’,继而减少了网瘾、多动症、学习障碍、智力障碍、自闭症和暴力行为?”徐安琪反诘道。

  应试教育是“男孩危机”最凶猛的杀手?

“中国男孩危机”并非是一个振聋发聩的警言,而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伪命题。我们不能只看到城市女孩在学业上的进步和优势,而忽略了她们同样是应试教育和性别角色刻板化的受害者,需要拯救的不仅是男孩,女孩子同样需要拯救。

徐安琪曾做过父职参与的专题研究,她指出中国父亲在子女教养和关怀陪伴方面确实做得还很不够,但由此贬损女性的教养方法、夸大男性主导作用以及将父教对男孩气质的推断尚缺乏充分的理论和实证依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2009年6月的数据统计显示,在有相关资料的148个国家和地区中,女性在高等教育学生总数中的比例超过50%的有104个(达70.3%),其中超过60%以上的就有27个,最高的达84.6% 。也就是说,女生学业成绩优秀、升学率高是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普遍现象,即使在20年前,包括菲律宾、蒙古、古巴、科威特、阿根廷、牙买加等34个国家高等教育学生中的女性比例就已过半。而在中国不仅在高校,即使在普通高中、初中和小学,女生的比例也都只占47%左右。也就是说,从义务教育到高等教育,中国女孩的总体教育机会仍少于男孩,农村地区更是如此。

“男孩危机”的另一杀手被认定为男子汉榜样的缺失,包括父亲参与教育的不足以及男教师比重的下降。“男教缺失论”的基本逻辑为:母亲都会本能地溺爱孩子、过度保护孩子,而“溺爱”是勇敢、坚强、独立、果断、宽容、大度、负责、有爱心等男子气质形成的天敌,使培养男子汉的理想成为泡影。父亲和男教师在男孩成长过程中具有示范和引导作用,在家庭教育中,父亲的作用应大于母亲。如在成长过程中缺少正确的男性榜样,将会给男孩“带来灾难性的打击”;在“女人圈”长大的男孩将“终身‘缺钙’”,以至“中性化”、“女孩化”和“边缘化”。

分享到:

然而,根据徐安琪的调查,许多女生考分高的专业(文科为主),都给予男生降低入学标准的优惠待遇,即在120%(最高为140%)投档范围内的男生,即使分数较低也可优先录取。一些学校认为女生比例在50%以上就达到了性别平等(但实际上该专业的女生考分高于男生的占60%-90%),或借口女性死读书、创造性思维差、后劲不足、毕业分配难,甚至以学生宿舍中厕所等设置无法让更多的女生入住等各种理由限制或少招女生。

其实,从长远来看,女性无论是在招聘、录用、下岗、解雇,还是在培训、晋升、福利待遇等方面,都明显处于劣势。男性在职场上的成功还是远高于女性,领导力的优势更显著。所以即便在学业上真的完全超过男生,一旦踏入中国这个传统的男权社会的职场,女性所谓的“学业优势”也就丧失殆尽了。

全国高考状元中的女生比例持续上升,甚至通常是男生“优势领域”的理科状元也逐渐被女生占领,“女生获得奖学金的比重超过男生”等一系列“阴盛阳衰”的例证被媒体和专家津津乐道,他们认定这是男孩学业危机的主要测量指标。

再次,要求男孩具备阳刚气、女孩要有温柔心是因循刻板的性别角色意识,强调男孩更需要运动、实践和体验,而女孩更需要文学、阅读和审美也缺乏依据。随着女性越来越多地走向社会,和男子一样在公共领域拼搏、奋进,男子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家务劳动和子女抚育,并被证明他们同样具有抚育性和关怀天性。加上信息社会、和平时代对强悍、勇猛气质的期待弱化,纤弱、柔顺也不再是社会所青睐的女性特质。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男孩危机其实是个伪命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