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沛:读子瞻《记导引家语》金沙js55

导引家云:心不离田,手不离宅。此语极有理。又云:真人之心,如珠在渊;众人之心,如瓢在水。此善喻者。

苏轼《致子厚宫使札》

子瞻是大家,他的诸多比喻令人印象深刻。

管鲍之交

前些日子读小品《食羊脊骨说》,觉得子瞻文章虽然只是说羊脊骨味美也许在被贬谪于惠州的子瞻心中赛过东坡肉吧,但是其言或许有所指。笔者之所以说子瞻此文言语含有隐藏而不发的意思,是因为觉得结句让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突兀而出。

嘉祐二年(1057),苏轼、苏辙兄弟,章惇、章衡叔侄,同科考试,同中进士。侄子章衡考中头名状元,竟让章惇羞愧难当,回家复读。两年后再次科考,进士甲科高中,才受敕出仕。

当时读此文后,笔者写过一则QQ说说,现在也翻出来并抄写在下面

章惇和苏轼同为性情中人而结管鲍之交。二人曾游仙游潭,下临绝壁万仞,岸甚狭,横木架桥。子厚推子瞻过潭书壁,子瞻不敢过。子厚平步而过,用索系树,蹑之上下,神色不动,以漆墨大书石壁上曰:章惇、苏轼来游。子瞻拊其背曰:子厚必能杀人。子厚曰:何也?子瞻曰:能自拼命者能杀人也。子厚大笑。

东坡在惠州时,发现了美味的羊脊骨,就写短信推荐给弟弟,最后说:然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想到自己二三年前时常会说:似此年岁者,见抬腿就该清楚彼是拉屎还是撒尿。他人是物,但是把其比作狗,实则是说话者心内有不平之气啊。心静心安心宽,毕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政敌之间的唏嘘往事

关于让此说行,则众狗不悦矣一句,笔者虽然认为不到万不得已不该骂人为狗,但是还是非常喜欢子瞻的率真。面对子瞻,笔者觉得如果说什么惺惺惜惺惺之类的话,那绝对属于狂妄自大,但是认为自己同子瞻一样是性情中人,如上次三中毕业的学生伟大的杰哥送给我一顶帽子沛公性情中人阿!;还有一个上次,当华欣的胖冬瓜保安说有钱买别墅,就任由你改装之类的话时,自己就不顾形象地大骂他狗眼看人低,等等。

两人在政治上,却不是一个阵营。章惇是铁腕的改革家,苏轼是温和的保守派。

如果为 真人之心,如珠在渊;众人之心,如瓢在水加动词,是不是可以改成真人之心,如珠藏在渊;众人之心,如瓢浮在水?笔者想为真人和普通人分别寻求另外一个喻体,却百思不得其解。

元丰二年(1079),因乌台诗案,苏轼命将不测。天下之士痛之,环视而不敢救。宰相王珪面见宋神宗,诬告苏轼大不敬。章惇不仅替苏轼开脱,还质问自己的顶头上司:难道你要灭苏轼满门吗?王珪推到舒亶身上。章惇骂道:舒亶的吐沫星子,你也要吃下去吗?

宋人喜欢讲道理,好以议论为诗说的就是宋人喜欢用诗歌语言来讲道理。同样,真人之心,如珠在渊;众人之心,如瓢在水也是在使用诗的语言讲道理。至少对于笔者来说,宋代许多哲理诗合乎自己的口味。

元祐元年(1085),哲宗即位,宣仁太后垂帘听政,起用司马光任相,尽废新法。苏轼连升三级,为翰林学士。章惇被贬知汝州。苏轼写信予以安慰,即此《致子厚宫使札》。归隐田园,正是我辈的理想生活,但恐世缘已深,未知果脱否尔?

姑且抄录几句,以表明自己喜欢宋代哲理诗的姿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苏轼《题西林壁》),说明人所处的维度不同,所看见的世界亦不同;问渠那得清如水?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观书有感》),说明世间事物唯有在运动中方可保存自己;黄金无足色,白璧有微瑕(戴复古《寄兴》),说明看人识人重点该在其长处,轻言旁观者太冷漠并不可取;枉教一室尘如积,天下何曾扫得来?(杨万里《读〈陈蕃传〉》),说明仰望星空需要和脚踏实地结合在一起;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叶绍翁《游园不值》),说明学校即便不评选校花校树,校花校树依然在学生们口耳中,等等。(浦江县第三中学 张沛)

元祐八年(1092),宋哲宗亲政,改革派得势,章惇东山再起,疯狂报复,大小之臣,无一得免。他甚至劝宋哲宗将去世的司马光掘墓鞭尸。对知心朋友,整治得格外细腻。苏辙先贬汝州,后贬儋州。苏子瞻谪儋州,以瞻与儋字相近也。子由谪雷州,以雷字下有田字也。黄鲁直谪宜州,以宜字类直字也。都是章惇的恶作剧。章惇不允许苏氏弟兄居官衙,不允许租民居,简直要让他们露宿街头。

东坡在惠州,做诗曰:为报诗人春睡足,道人轻打五更钟。传至京师,子厚看老友在逆境中仍能安稳快活,心中极为不爽,就再贬他到海南。

春幡春胜,一阵春风吹酒醒。不似天涯,卷起杨花似雪花。苏轼到了海南,照样其乐无穷。

本文由金沙js55发布于中小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张沛:读子瞻《记导引家语》金沙js55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